小鱼儿特码心水论坛

初春,去田边地头挖荠菜跟面条子阔

更新时间:2019-03-06

图:部分来自网络

看样子,祝相宽意识的野菜,比我要多一些。我想,他所说的“谁能开一朵金黄的小花”的野菜,应该是婆婆丁(大名蒲公英)吧?婆婆丁在春天开出的金黄小花很美,但在我的家乡却不吃婆婆丁的风气。直到我结婚当前,来自遥远北方的妻子知道我爱吃野菜,带着身孕去原野里为我挖来一些婆婆丁,这是她在家乡常吃的野菜。

确切,婆婆丁的味道很是不错,有一种很清新的滋味。看到我爱吃,妻子就时常为我去挖。现在10多年从前了,每当吃到婆婆丁,我就会想起清贫而又温馨的新婚生活。

荠菜重要生长在旷野的旷地里,一片片的成群生长。据说,荠菜有群体搬迁的习惯。今年这块空地上有很多,明年可能会踪迹全无,搬到很远的另一块地里。面条子阔则喜好沟帮上松软的土壤。有的沟帮上的泥土,名义看上去有些板结,实际上内部松软的很。在板结的土表,看到有两片小小的面条子阔的叶片。

在田边地头,一丛丛的野菜星星点点,随处可见。与农田里整体划一的动物比较,野菜生长更加散漫和随便。

文:刘树鹏

农作物把农夫牢牢捆绑在土地上,野菜则让农民从辛劳的劳作中常设解放出来。在采挖野菜时,农民能享受到难得的随意和自由。

初春,景象还稍微有些酷寒,然而,老故乡间的土地已经松软,布鞋踩上去,似乎能让人软绵绵的感想到大地深处的暖意。细细看去,一排排杨柳,吐露出毛茸茸的嫩芽。返青的麦苗有些发黑,好像隐藏着无限旺盛的成长的力量。

把挖回来的荠菜跟面条子阔用清水洗净,简单的炒制后端上饭桌,味道无比鲜美。这两种野菜陪伴了我清寒的童年的岁月,始终到当初,我还非常爱好它们,如同喜欢家乡的土地一样。

当初,农夫采挖野菜并非独自享受,他们用自行车载到乡镇或城市的街头,为自己增加一些额外的收入。这些农夫把一抹抹翠生生的春景带进城里,让很多市民心识到,这回春天是真的来了。

除了荠菜跟面条子阔以外,家乡的土地上,还成长另外的一些野菜,但我很难完全辨认它们,尤其城居多年当前。乡土诗人祝相宽在一首诗中写到:“多年不下洼/ 见了野菜认不清/ 像多年不走动的亲戚/ 眼熟,却对不上姓名/ 谁是老鸹金、老鸹银/ 谁是亲亲菜、荠菜、蘑菇丁/ 谁能开一朵金黄的小花/ 像春天瞪大的眼睛......”

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不少有挖野菜的经历。咱们春天常挖的野菜,主要有两种,一种叫荠菜,另一种叫面条子阔。在我小时候,经常跟在姐姐身后,在天的旷野中,寻找着一株株荠菜或面条子阔。